青春

好春光不如梦一场。好像回到当年萌Ak的时侯

凍木frozenwood:

他们相见的时候是青少年,于是之后见的那几千个日子里,在彼此面前他们都年轻得不像话。他们是彼此的荷尔蒙催化剂,手一空闲着就只能放在对方身上。


或是彼此的裤子里。


夏天搂着太热了,都穿个背心短裤。好不容易分开,在地板上摊成两个大字,过了个把个小时想着还是搂在一块儿比较自在。他们对着脚掌做瘦腿的运动,美其名曰身体管理。休假的时候都容易懒,但其中一个人更容易困。踩了几个来回另一个人踩的是空转,起身一看那边眼睛闭着呼吸绵长,也把自己调整方向挤一块儿睡去了。


有时候他们接吻,停止的时候觉得自己终将窒息。不是在这一个亲吻里,就是在下一个拥抱中。他们手臂缠在一起,硬是要把腿伸进对方的两腿之间卡着,躺在床上喘着气。


有时是他盖在他身上,有时反过来。他们对对方都不是负担。


他们像两块儿口味不同的年糕,放在一起就挤挤挨挨的抱在一起,分开的时候都带一点对方的味道。


其实也像巧克力。也像的——他们总是融化在一起。


 

评论
热度(33)
  1. 好き 嫌い凍木frozenwood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春光不如梦一场。好像回到当年萌Ak的时侯

© 好き 嫌い | Powered by LOFTER